首頁 科技資訊 網絡

云綜藝誕生記:48小時內籌備上線

你有沒有數過,這是你宅在家的第幾天?

餐飲、旅游、電影、演出等線下活動停擺,消費渠道轉至線上。蜂擁而上的用戶們擠癱了愛奇藝,刷垮了B站,搞崩了小米電視,還不知道接下來“遭殃”的會是誰。用戶杜若告訴新浪科技,自己每天都在B站循環《改革春風吹滿地》,從早到晚。她直呼:“我十分想見趙本山!”

優酷一檔名為《好好吃飯》的綜藝使她如愿以償——宋小寶的直播畫面里,趙本山生火、掌勺、拉二胡,活脫脫一個普通的東北老大爺。另一位徒弟楊樹林的直播中,趙本山還接入了現場連線,雖然未出鏡,但三言兩語間,依然讓杜若感到親切。

這是由“宅”催生出的另一種綜藝形態——“云綜藝”。節目本身是“三無產品”:沒有導演,沒有攝像,沒有布景。參與的藝人則要面臨“三無條件”:沒有燈光,沒有妝發,沒有道具。各衛視和視頻網站借直播實現了當下的綜藝內容輸出,也在一定程度上填補了因線下錄制停滯造成的綜藝市場空白。

那么,原生態的“云綜藝”是如何誕生的?作為特殊時期的別樣表達手段,它能否在今后的內容生產中得到延續?拋開項目制作的過往優勢,衛視會被倒逼出新的思路嗎?赤膊上陣,一切各憑本事。

線下錄制停擺刺激“云綜藝”誕生

本周三,《歌手·當打之年》曝光了一組錄制現場圖,其中,周深因在家中背對著白墻競演登上熱搜,被網友調侃“弱小、可憐又無助”。與以往不同,此次錄制采用了“云錄制”方式,北京、上海、東京、臺北、長沙五地連線,并首次不設現場大眾聽審團,由500位大眾聽審團線上觀看并投票。

對《歌手》這檔已走過八年音樂競演綜藝而言,做出這一決定并不簡單。作為湖南衛視的引進IP之一,《歌手》在過往的七年中為前者貢獻了不菲營收,第一季冠名費達1.5億元,第二季招標結果為2.35億元,到第三季時廣告總額接近8億元。盡管近幾年來收視率走低,但招牌仍在,本季度概念和賽制升級后漸有回溫趨勢。“云錄制”后能否保留原有風格、保證歌手的現場效果,如何解決歌手和大眾評審團因異地造成的設備差異......資金、設備、公平性,都是節目組需要考慮的問題。但這也的確是不得不做的選擇,綜藝制作周期短,上新快,且需要保持穩定更新節奏。《歌手·當打之年》前兩期均錄制于春節前,庫存告急,若不進行后續動作將面臨空窗。

疫情之下,本應于2020年第一季度錄制并播出的衛視與網絡綜藝大多宣布暫停錄制。以“優愛騰”三家為例,《少年之名》《青春有你2》《創造營2020》三檔偶像選秀綜藝均處于停滯狀態,其中《青春有你2》原定于2月1日的錄制取消,恢復錄制時間尚未確定。有知情人士向新浪科技透露,《青春有你2》會在第一季度播出,但目前沒有具體時間表。而優酷2020年第二季度的重點自制綜藝《這!就是街舞3》則開啟了云海選通道,選手可上傳視頻進行報名。一位優酷內部人士向新浪科技稱,云battle和云教學正在籌備中。

類似的,各衛視也相繼發布綜藝暫停錄制和延期播出的消息,湖南衛視《快樂大本營》、浙江衛視《王牌對王牌》、東方衛視《親愛的來吃飯》、江蘇衛視《我們的樂隊》等均在列。一位從事綜藝宣傳推廣的人士表示,節目延期播出,一方面是出于響應廣電總局的政策要求,在加強疫情防控的同時減少娛樂性節目,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若不延期,節目庫存告急,將無內容供給。“說白了就是沒米下鍋了。”

與此同時,場地租金、舞臺設備、藝人檔期、廣告贊助等也都變成了各節目組的沉重負擔。有窘境,但也有絕處逢生,就在這樣的背景下,“云綜藝”誕生了。

“三無產品”制作背后是應急挑戰

最先推出“云綜藝”的是湖南衛視。

2月7日晚,湖南衛視官方微博發出了一條節目預告:22點,創新云錄制節目《嘿!你在干嘛呢?》;23點,創新云錄制節目《天天云時間》。

這兩檔節目分別來自《快樂大本營》和《天天向上》制作團隊——劉偉工作室和沈欣工作室。2月3日下午,他們接到了同樣的任務:立項新節目,要符合當下氛圍,能舒緩焦慮情緒,最重要的是——本周上線。

盡管從未遇到過當天立項、當周上線的情況,但劉偉和沈欣團隊清楚地意識到,不能用常規思維去做節目。前者立刻進行了明確分工,立足于展示主持人和嘉賓獨自在家的生活,以vlog和視頻連線作為載體。后者則在頭腦風暴后選擇以“云”為切入點,通過視頻連線實現同框互動。

一位《天天向上》導演在微博上寫道:“過年在家臺本都寫完了,突然臨時調整主題;復工時嘉賓都找完了,突然臨時確定云錄制。新年第1期節目,4天策劃錄制完成。”

對兩個團隊來說,這四天是發現并解決問題的四天。首先,交接要無接觸,《嘿!你在干嘛呢?》使用的GoPro除了在嘉賓手里就是在快遞包裹內。其次,播出必須高清,《天天云時間》團隊在與技術部門溝通外,還聯系了從事相關業務的科技公司。臺本銜接也是難題,《嘿!你在干嘛呢?》為嘉賓配備了操作手冊和教學視頻,《天天云時間》指定導演與嘉賓進行一對一溝通。錄制結束,后期組立即投入工作,在經歷連軸剪輯、審片修改后,最終如期播出。

速度已到極致,但優酷推出的《好好吃飯》用時更短,優酷綜藝中心總經理鄭蔚介紹,從籌備到上線,《好好吃飯》只用了不到48小時。

有別于前述節目,《好好吃飯》前期以合家歡藝人為主,從林永健到宋小寶、王小利,從高曉松到薇婭、王櫟鑫,或家有兒女,或國民度高。鄭蔚稱,節目期數是按照二十天規劃的,隨著報名藝人逐漸增多,存在延長可能。事實上,《好好吃飯》的直播自由度很高,多數藝人缺少經驗,需要大量的前期溝通。“藝人起初對直播是很沒底的,只能在家里,沒有燈光,也沒有很好的妝發,都是素顏,這對藝人來講也是很大的挑戰。”

鄭蔚對《好好吃飯》的定位是“快速反應綜藝”,既有內容的快速調整落地,也有技術的突破創新,當然更少不了與產品、運營團隊以達成共識為目的的爭執。“過去是拿綜藝當大作品來做,我覺得綜藝的生態各有不同,穩定的生態中,我們也需要短、平、快,需要合時宜。”鄭蔚說道。在她看來,綜藝更接近社會共情,特殊環境下社會共情點超越一切,這也是《好好吃飯》快速誕生的核心原因。

是表達手段暫時突破還是未來趨勢

從衛視和視頻網站的角度來看,“云綜藝”既能給用戶帶去陪伴感,也是對自身綜藝內容體系的補充。在這一前提下,越來越多的“云綜藝”出現了。

優酷策劃了“好好”系列,除了《好好吃飯》,還有《好好上課》《好好鍛煉》《好好運動》《好好放松》,從早到晚,將每一天安排得明明白白。

愛奇藝推出了“宅家云綜”系列自制綜藝,其中《宅家點歌臺》和《宅家運動會》已上線,前者聚焦音樂題材,后者突出居家健身。此外,還有主打互動概念的明星聲音猜想綜藝《宅家猜猜猜》。

騰訊視頻的《鵝宅好時光》分為午間和晚間兩個時段,沒有過于明確的類型區分,更強調“愛豆”與“陪伴”。

衛視同樣開啟了新思路,除了湖南衛視,浙江衛視也推出了一檔《我們宅一起》,活動發起人華少在開場中調侃:“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在我的職業生涯里以這種方式錄影,演播廳是我的家,燈光是我的吊燈,攝影師是我的太太。”

總結起來,“云綜藝”的內容類型不外乎三點——吃飯、運動、唱歌,換句話說,它相當于特別的明星生活日常觀察,更真實也更自然。只是,這究竟是特殊時期下暫時的表達方式創新,還是可供未來參考的綜藝制作趨勢?直播作為一種存在已久的內容形態,又會在綜藝發展中扮演怎樣的角色?

微博話題#云錄制會不會成為趨勢#下,就存在觀點鮮明的討論。有網友預計,隨著5G時代視聽技術的迭代,包括綜藝在內的視頻形態都將出現變革。不過,也有網友指出,這是疫情面前的最優解,但對節目的限制過大,無法代替真正的演播廳和戶外錄制。

鄭蔚認為,對優酷綜藝而言,直播未必是未來的重要方向,但直播所帶來的表達手段的突破,在未來可以沉淀下來。不論是直播還是錄播,都有各自的必要性。直播存在它的核心價值,而不是為了直播而直播。優酷此次就是在滿足時效性的同時又做到了陪伴性,并在這一過程當中加入了綜藝的表達要素。“這次我們需要實現多機位以及很多技術方面的訴求,我第一天和產品團隊溝通時,他們就問了我一個問題,說這個只是為了眼前的直播還是考慮到將來也能用?我說將來一定能用,非正常狀態下對制作過程的應急挑戰,所積累的這些能力,將來都會有很好的呈現。以后我們還會用這樣的方式去做各種‘云’的策劃,視覺表達會非常不同,但一定要和合適的內容去匹配。”

一位不愿具名的影視行業人士感慨,疫情是對各行各業的考驗,內容從業者所要思考的是,面對環境的變化、面對突至的風險,自己是否有足夠出色的反應能力。“每一次沖擊都會留下一些經驗,我們能做的,就是更了解用戶的需求,更努力地跟上這個變化的時代。”

(注:文中杜若為化名)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頭條、業界資訊、熱點資訊、八卦爆料,全天跟蹤微博播報。各種爆料、內幕、花邊、資訊一網打盡。百萬互聯網粉絲互動參與,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關注。

↑掃描二維碼

想在手機上看科技資訊和科技八卦嗎?

想第一時間看獨家爆料和深度報道嗎?

請關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眾帳號:

1.用手機掃左側二維碼;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關注TechWeb。

手機游戲更多

秒速时时彩一期一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