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科技資訊 業界

小米10年持續“換血” 雷軍嘗試退休放權?

從中關村銀谷大廈,到清河的小米科技園,直線距離不過10公里。但對于雷軍而言,時間距離卻是10年。

曾經的一家不被供應商問津的小公司,到如今的世界500強,離不開“勞模”雷軍的一手締造,更無法忽視曾經被雷軍“三十顧茅廬”的數位聯合創始人。

然而,10年一個輪回。復雜的國際環境、極其激烈的市場競爭,小米和雷軍都需要新增長、新故事。

早期的小米聯合創始人們,有的功成身退,有的從一線轉向組織和戰略,還有的則被派去重新開疆拓土。而小米的掌權者陣容中,也多出新面孔,不管是內部晉升,還是外部引進。

未來10年,雷軍需要讓小米重燃戰斗力,同時又守住自己定下的價值觀。

夢幻八人組 十年輝煌與波折

11日晚間的小米科技園,燈火通明,人聲鼎沸。

在這場小米十周年的慶典活動上,雷軍以標志性的白襯衫、藍色牛仔褲亮相。讓雷軍熟悉的還有座無虛席的會場、鼓掌尖叫的粉絲,這與多年前第一代小米手機發布會的場景似曾相識,甚至喚起了他當時作為主講人卻良久未擠進會場的記憶。

回憶是雷軍上半場演講的主線,聯合創始人們自然也是繞不過去的關鍵詞。

(圖:小米早期八位聯合創始人)

2010年創業之初,雷軍的目標是在國際巨頭把持之下的中國手機市場,“做出全球最好的手機,只賣一半的價錢,讓每個人都能買得起。”思路就是把硬件、軟件和互聯網結合在一起,對純硬件公司降維打擊。

但找人是一件難事,這在創業第一年占據了雷軍80%的時間。

林斌是雷軍之后的小米2號員工。當時身為谷歌中國研究院副院長他剛好想出去創業做在線音樂項目,卻被雷軍描述的小米鐵人三項模式所吸引,從而爽快答應;但聯合創始人的尋找并不都是那么輕松,林斌之后雷軍連續又聊了十位谷歌工程師,都被拒絕。直到第十一個:洪鋒,答應試一試。

“有的牛人兩個月聊了十次以上,有的一次能超過十個小時”,雷軍說,創業找人不是三顧茅廬,而是三十顧茅廬。

這些早期的聯合創始人為小米的第一個十年奠定了基礎。在上市之前,小米采用的是扁平式的管理架構,每位聯合創始人會負責一個或多個業務領域,這些業務是小米早期快速奔跑的基石。

以已經離開的黎萬強為例,其先后負責過MIUI、小米網、小米品牌市場等業務。MIUI是小米軟件和互聯網業務的核心主體,也是手機硬件的基礎;小米網是小米互聯網手機模式的重要承載渠道;在品牌市場業務上,黎萬強也開創了小米獨有的營銷方式。

早期擔任小米總裁的林斌,可謂是扮演著“救火隊長”的角色。2014年黎萬強宣布“閉關”后,林斌兼任小米網總經理;2016年小米面臨銷量困境之時,林斌也主導了小米新零售業態小米之家的布局,以補課線下渠道;2017年兼任手機部總經理,并在后來推進小米在相機技術上的研發。

在IoT方面,劉德開啟了小米生態鏈的繁榮之路,構建起了小米在IoT業務上的護城河,也讓小米在主業手機之外找到了另一條增長曲線;2012年因創立的多看公司被小米收購,而成為小米第八位聯合創始人的王川,則是小米電視業務的奠基人,如今小米電視銷量已經成為國內第一。

不過在八位聯合創始人中,最大的“救火隊長”可能還是雷軍。

2016年小米手機在供應鏈上出現問題,雷軍則從當時的手機研發和供應鏈負責人周光平手中直接接管,穩定之后才交接給林斌;2019年小米在中國區遭遇市場競爭壓力,雷軍也曾親自兼任中國區總裁進行改革,最后交棒給新晉高管盧偉冰。

如今小米成立整整10年,歷經上市和成為世界500強的輝煌之后,當初的八位聯合創始人,也情形各異。

雷軍依然是小米的“勞模”和精神領袖,但也在有意的不再事必躬親;周光平、黃江吉和黎萬強三位已經離開,而新浪科技注意到,黃江吉在小米上市和金山上市現場仍有出現,似有重返小米系的跡象;洪鋒被派往小米金融開拓新業務;劉德、王川和林斌,則從一線轉至幕后,分別負責組織和戰略方向事宜。

“復仇者聯盟” 能否再造未來十年?

小米幾位聯合創始人的離開,曾被外界以陰謀論的視角猜測。如今退居幕后的幾位聯合創始人,有的也曾被外界猜測有離職的傳聞,但被小米官方否認。

與此同時,2019年以來小米頻頻從外部引入高管。兩廂對比之下,更是在小米內部和外部引發討論。

對于多位聯合創始人的離職,聯合創始人之一、兼任組織部部長的劉德曾對外發聲稱,一家公司合伙人早年一起創立公司,就是為了做大做強上市。“其實,合伙人的退休是非常正常的現象。我認為小米的合伙人退休都算晚的了,我們上市的時候,幾乎大多數合伙人都在。其實國內其他的科技、互聯網公司,他們可能上市前合伙人很早就離開了。”

這個解釋也不難理解。對于一家公司的聯合創始人而言,如果在公司上市之后實現了財務自由,希望更好的平衡工作與生活,退休是最好的選項之一。而提拔年輕人充實管理層,就成為順理成章的舉措。

對于小米而言,可能也有著自身發展路徑的需要。雷軍在上半場講完過去十年的成績之后,便提到了小米目前面臨非常復雜的國際環境、同時面對極其激烈的競爭環境的問題。“要想固守今天的成績,躺著過去的業績上過日子,毫無疑問,守不住。”雷軍說。

事實確實如此。在手機業務上,小米面臨著ASP(平均售價)過低的瓶頸,同時在國內市場與OV一起遭受著華為份額大幅增長的擠壓;在IoT業務上,小米的先發優勢正在被追趕,華為、OPPO、一加、realme等在電視等IoT領域虎視眈眈。

(圖:小米最新管理層)

雷軍為小米開出的藥方之一就是“重新創業”,而招攬人才就會成為重要的一個環節。

從2019年開始,小米從外部連續引入了原金立總裁盧偉冰、原聯想副總裁常程、原魅族高級副總裁楊柘、原中興終端CEO曾學忠等多位業內人士。

其中最早的盧偉冰已經效果顯現,在成功操盤Redmi品牌之后,他還從雷軍手中接任中國區總裁。盧偉冰曾在2019年接受新浪科技采訪時談及入職感受,稱“加入小米之前我以為自己已經很拼了,但進入小米之后才發現雷總(雷軍)是最拼的。”他回憶稱,入職第一天,自己便工作至凌晨一點多才下班。

實際上,梳理小米引入的這些外部高管可知,雷軍大多是在著重補足小米手機的各項能力。盧偉冰是中國區業務和手機雙品牌的操盤;常程是完善手機產品規劃方向;楊柘是中國區手機品牌營銷方向的革新;曾學忠則是手機研發和供應鏈方向的提升。值得注意的是,曾學忠除了在中興終端的任職之外,還曾在國產芯片企業紫光展銳擔任副董事長兼CEO,聯想到雷軍提到的小米不會放棄自研澎湃芯片計劃一事,曾學忠的經歷或許能夠有所助力。

除了這幾位相對知名的高管之外,小米在手機業務上還引入了原努比亞聯合創始人苗雷、原小辣椒創始人王曉雁這兩位中層管理者,分別擔任小米相機部總監、小米中國區副總裁(負責電商業務)。

在IoT業務上,小米引入了原暴風TV CEO劉耀平,擔任小米電視總經理。對于當前的小米電視來說,雖然已經成為中國市場第一,但在線下渠道上、高端市場上仍舊需要夯實能力,以抵御其它手機廠商入局帶來的追趕壓力。雷軍在演講中也提到,小米在高端電視市場也要成為第一,接下來要主攻高端市場。曾就職于創維彩電和暴風TV的劉耀平,對小米電視在各方面能力的提升會有幫助。

不過,雷軍的大規模外部引進人才的動作,也招來了內外部的一些討論。外部主要是網友“復仇者聯盟”的調侃,而能否破解這一質疑,還需要這些外來高管們逐步在小米證明其能力;內部則是大規模引入空降高管的情況下,小米內部員工也會產生上升空間被擠占的疑慮。

雷軍也多次就此問題對外釋疑。他此前曾在接受新浪科技在內的媒體采訪時表示,“復仇者聯盟”實際上是外部的誤解。小米上市以來也內部提拔了多位副總裁和總經理級別的高管,“我們內部提拔超過80%,以外部引入為輔,但可能外部招募的人影響力比較大。”

小米上市以來,確實也有多位內部員工獲得提拔。比如質量委員會主席顏克勝、技術委員會主席崔寶秋、中國區新零售業務負責人高自光,這三位都擁有小米副總裁的級別;此外,雷軍透露還有三十多位事業部總經理和職能部門總經理獲得內部提拔。比如李肖爽,目前擔任大家電事業部總經理。

對比引入的外部高管,這些內部提拔的中高層管理者確實大多不被外界所熟知。

雷軍的規則與小米的價值觀

雷軍曾在一次內部組織架構調整時說,“沒有老兵,沒有傳承。沒有新軍,沒有未來”。對于新十年的小米來說,傳承與開拓同樣重要。

如果說雷軍在小米高管人事上的一系列新動作是為了開拓,那么在組織制度、價值觀上就是為了傳承。

“做出全球最好的手機,只賣一半的價錢,讓每個人都能買得起。”這是雷軍做小米手機的初衷。在演講中,雷軍也借現場發布的小米10至尊版、K30至尊版和小米透明電視這三款產品,定下了小米“永不更改的三大鐵律”:技術為本、性價比為綱、做最酷的產品。

將技術為本放在第一位,可謂是雷軍在手機業務面臨激烈競爭之下的策略微調,他也多次透露今年小米的技術研發投入將超過100億元。小米副總裁、技術委員會主席崔寶秋此前也曾向新浪科技表示,自己也會盡量爭取集團每年加大在技術研發上的投入,以扭轉外界對小米“沒有技術”的刻板印象。

與技術為本相比,性價比為綱可能還是雷軍一直以來強調最多的一條價值觀。

王川曾在一次采訪中提到,2017年8月小米內部做財務分析會,雷軍突然問道:“我們怎么賺了這么多錢?小米會不會也將成為此前我們所憎恨的公司?”最終在雷軍的要求下,小米當年底拿出數億元以返券形式送給已購買產品的用戶。

在2018年小米上市前的一場發布會上,雷軍高調公布了一條小米董事會決議:每年硬件業務的綜合稅后凈利率不超過5%,如果超過,將把超過5%的部分用合理的方式返還給小米用戶。

這條決議當時引發了外界的廣泛討論,甚至是嘲諷和質疑。實際上,小米的股東對此也有疑慮。“你們還想不想上市?這樣會影響公司未來的股價。”一位股東向雷軍質問道;還有投資者說,如果早知道小米會這樣,就不投資了。

在雷軍的堅持和解釋下,最終決議還是獲得了所有股東的同意。雷軍的擔憂是,小米上市變成公眾公司之后,資本會逼著小米創造超額利潤。“我自信能扛住這樣的壓力,但我特別擔心:如果有一天我不做CEO了,小米管理層還能不能繼續堅持做‘感動人心、價格厚道’的好產品呢?”他說。

雷軍的擔憂不無道理。

隨著第二個十年小米管理層的更迭,這種企業價值觀上的傳承能否延續,是雷軍最為擔憂的。1969年出生的雷軍今年已經51歲,遲早會到考慮退休和接班人的時候。身為小米精神領袖的雷軍,無疑希望他的接班人和未來新的管理層都能夠貫徹自己創業時的初衷。

如果從小米的組織架構和制度變遷上來看,這個趨勢也在顯現。

雷軍正在為小米的年輕人設計一套穩定的戰略執行的組織架構。比如上市后設立的參謀部、組織部,組建的質量委員會、技術委員會、采購委員會,近期又新設立了戰略委員會。這些體系一方面是繼續發揮老兵的經驗和能力,實現文化傳承;另一方面也在組織制度上保證企業戰略的穩定性,不會因為個人因素產生較大的偏差。

在正式演講前的預熱中,雷軍提到如果實現三個愿望就考慮退休。其中之一就是,“我希望未來不會再有人說雷總是勞模了,因為這個舞臺屬于小米的年輕人。”雷軍說。

小米近兩年在組織、人事等方面的變化,或許他在嘗試放權,也或許真的有在為未來退休做些準備。但至少對于目前的小米而言,仍舊離不開這位創始人、“精神領袖”的掌舵。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頭條、業界資訊、熱點資訊、八卦爆料,全天跟蹤微博播報。各種爆料、內幕、花邊、資訊一網打盡。百萬互聯網粉絲互動參與,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關注。

↑掃描二維碼

想在手機上看科技資訊和科技八卦嗎?

想第一時間看獨家爆料和深度報道嗎?

請關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眾帳號:

1.用手機掃左側二維碼;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關注TechWeb。

手機游戲更多

秒速时时彩一期一计划 广西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黑龙江p62开奖公告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全部 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前往遗漏 七星彩开奖直播 湖北快三今日开奖号码 期货配资是违法还是违规 天津快乐十分怎么看号 好彩1复式6个号码中一个有钱吗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单选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股票行情今天长电科技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今天 pc蛋蛋怎么赚钱 浙江6+1玩法 赌场有哪些扑克牌玩法